中医药论坛

祖传带药火针实践

时间:2014/9/30 18:02:50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整理  查看:1583  评论:0
内容摘要:从我的祖传带药火针实践 谈有效地抢救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看法            世界中医药专家同盟联合会副会长    &...

从我的祖传带药火针实践

谈有效地抢救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看法

           世界中医药专家同盟联合会副会长      唐建华

 

摘要:国家对中医药的发展政策坚定不移,战略规划令人振奋。国家中医药主管部门对中医药的发展呕心沥血。中医药发展论坛、中医药发展产学研联盟就是实例之一。与产学研联盟思路相同,我本人多年来一直就有个梦想,期望在政府和社会的支持下,建立培训、治疗、康复、养老、药材种植与研发一体的基地。

更加稳妥有效地抢救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运用一系列中医药绝技,造福于社会,造福于人民,使中华中医药傲然立于世界医学之林,使歪曲诋毁中医药的种种奇谈怪论不攻而破,应当是中医药发展的十分重要十分迫切的课题。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政府应当初步审定若干个祖传医术,给予大力支持,组织动员社会力量,在确立理论体系、现代医学检测手段、资金支持上给予强有力的帮助。应该实事求是地制定若干政策,有力地推动此项工作的开展。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许许多多中华医学传人,为了传承中华医学瑰宝,付出了沉重的

代价。据我了解,这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处于前行无力,但欲罢不能的状况。我的祖传带药火针实践也是如此。

前行无力的意思是什么呢?以我的状况为例。尽管在8年实践中,我挽救了一些危重病人{其中包括先天性疾病患者}的生命,其中,有的病人是媒体出于爱心向社会求援,整个救治过程在社会关注之下,救治结果向社会公布的。我的论文《祖传带药火针医术的实践与思考》在第六届国学国医岳麓论坛上获1等奖并在会上交流。

但有人评论我是用生命在坚持,的确如此。

8年来,我在坚持爱心救助的同时,不少人知道我有祖传医术,苦苦哀求、哭泣下跪,请求救治。我实在不忍心拒绝病人的生命托付,咬紧牙关承受着巨大的救治风险{祖传带药火针医术未经过认证}和沉重的经济压力{病人没钱},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但我实在是承受不下去了。我由此付出了婚姻、家庭、孩子、亲友、资金、住房、身体、时间、精力的巨大代价。同时长期忍受着猜疑、挖苦,甚至是打击、诽谤。我现在是前行无力,但欲罢不能。

   欲罢不能的意思是传承人普遍都不愿放弃所传承的医术。以我为例,我不是真的就那么坚强,我经常想到过放弃,实在太难了。可我至少就面临5个方面的放不下,这5个放不下,一是我是在从事房地产时,父亲临终时留下了遗书,要我传承祖传带药火针医术,多做善事,要求我必须对国家的瑰宝尽到责任。二是在救治过程中,老军医、老教授8年来不离不弃地支持我,他们说要看到带药火针的结果才肯闭上眼睛;三是会员们支持我;四是省红会的领导也在承担着责任{领导说过,我万一出事也就是他离开红会的时候}。五是病人从不间断。而每当我看到病人求助的眼睛,特别是重病患者生命得到挽救后的喜悦,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只能前行。据我所知,还有不少和我一样,执着的坚持发扬中华传统中医药文化的人,都已是年过半百,心力交瘁。都迫切需望政府的支持,把传承中华医学瑰宝的事业做下去,不致失传。

那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我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

从大环境看,毋庸讳言,目前中医药现代化已经深陷怪圈:用西医的模型要求中医,用西药的标准要求中药。公然无视中华中医药史,公然无视中华中医药在中华民族发展历史上的作用,取消中医、中医害人的奇谈怪论居然拥有相当的市场。此外,社会信任感指数处于相当低的程度,对什么都不愿意相信。如此种种,实在令人叹息。并由此对发展中医药事业来说也增添了难度。

但与此同时,国家对中医药的发展政策坚定不移,战略规划令人振奋。国家中医药主管部门对中医药的发展呕心沥血,中医药发展论坛、中医药发展产学研联盟就是实例之一。与产学研联盟思路相同,我本人多年来一直就有个梦想,期望在政府和社会的支持下,建立培训、治疗、康复、养老、药材种植与研发一体的基地。

更加稳妥有效地抢救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运用一系列中医药绝技,造福于社会,造福于人民,使中华中医药傲然立于世界医学之林,使歪曲诋毁中医药的种种奇谈怪论不攻而破,应当是中医药发展的十分重要十分迫切的课题,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应该实事求是地制定若干政策,有力地推动此项工作的开展。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从我的传承祖传带药火针实践,我以为:稳妥有效地抢救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运用一系列中医药绝技,必须明确以下3个基本问题以指导工作:

1、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同样,实践也应当毫无置疑地是检验医术的唯一标准。不管白猫黑猫,能够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作为医术,能够有效地治病应该是首要。直率地说,对于中医药非物质文化及其传承人,在当前的实际情况下,过分地要求职称、学历和资格,是不现实的。尤其是“言必称希腊”,一定要从理论上找出一套完整的体系来,找出一系列数据出来,在目前来说,也的确是苛求。当然,这绝不是最理想的结果,只是立足于现实情况下的选择。如果能够不断地进行完善,那的确是完美之事,必须进行不懈的努力。

2、生命是最为宝贵的。在对医术的检验中避免出现差错是最基本的原则。治疗关系到人的生命,尤其是危重病人。人命关天。我以为,检验医术的标准主要应该是考查3大指标:即时间、人数和效果。时间和人数是医术的试金石。从业的时间、成功治疗的人数当然是越长越多越好。效果是医术的落脚点。没有理想的效果什么都无从谈起。对祖传医术的考核,应当严格地审查这三个指标。此外,必须要考查医德,对于欺诈行为,责任人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3、政府的审定、择优扶持是关键。因为这样的大事,作为一般的中医药传承人,根本就无力承担,政府责无旁贷。因为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属于社会、属于民族的,是民族的宝贵财富。政府应当初步审定若干个祖传医术,给予大力支持,组织动员社会力量,在确立理论体系、现代医学检测手段、资金支持等方面给予强有力的帮助。此外,现行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确定标准是十分客观和严格的,但现行标准的不尽人意是所需程序一般中医药传承人完全无法承担。也应当进行一定的修正。切实有力地促进此项工作的开展,以造福于社会,造福于人民,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我急切地希望能够得到政府的支持。也真诚地希望和我一样执着地为发展中华中医药文化奋斗的同行们得到政府的帮助。



CopyRight @ 2009-2011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至德堂